程程成成

GING ʕ•̫͡•ʔ
----------------------
せかいちょうふくする!

推荐真懂我
循环播放
舌吻了!他们亲了!!!
真人!真人!真人!

考前最后一刷

(☆´3`)👼

太,太会撩

四刷还是被撩到啊啊啊
天使👼太帅了!!!

第一季的小恶魔真是太可爱了

想打他
哈哈哈

要命
这糖真的
(๑⃙⃘´༥`๑⃙⃘)好吃

盼乌头马角终相救

   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
    梦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凌晨3点47分,他从梦中惊醒,强烈的失重感刺激着他的神经,抬手抹去额头上渗出的汗,手掌间的湿润让他觉得疲惫不堪,他重新躺回床上,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大气,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一场噩梦。
    从枕下摸出手机,漆黑的房间因此多了一丝光亮,突如其来的孤独让他想找个人倾诉一番,联系人大都是以前相处的同事,他找到挚友的电话,想要拨打,却在即将拨出的一瞬选择了放弃。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。“梦中同他一起坠落高楼的人是谁?是谁将他们推下?站在远处的人又是谁?”一系列的问题回荡在他的脑中,梦太真实了,就像真实发生过一样。多疑的性格迫使他去了解真相。他闭上眼,静候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打在身上。
    1.    
    “今日天气阴转小雨,请……”朴灿烈关掉电视,点了一支烟,走进书房。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他盯着摆满卷宗的柜子出神。指间突然一阵刺痛,不知不觉间一支烟已燃到底,他捻灭烟头,扔进一旁的烟灰缸,站起身,一阵恍惚,走向书柜,在抽屉深处翻找着,终于在一堆文件中翻出本内页泛黄的卷宗,朴灿烈翻阅着卷宗,根据日期可以看出是五年前的案件,不知为何前几页的资料被人撕去,朴灿烈只得放弃探究被害人的基本资料,案件过程让朴灿烈觉得甚是熟悉,被害人被人从高处推下,身上没有打斗痕迹和嫌疑人的指纹,警方怀疑为熟人作案,但嫌疑人就像插上翅膀飞走一般,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,警方在被害人衣中只发现了一串手写的代码,但不知有何用途。无奈之下,警方将此案判为悬案,做了备份,交给当时参与此案的朴灿烈。朴灿烈看着手中的卷宗,上面的代码让他觉得,事情也许要出现转机了。
    2.
    吴世勋的到来打断了朴灿烈的思考,因为两人几乎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,所以吴世勋经常来朴灿烈家蹭吃蹭喝。朴灿烈瞥了他一眼,将卷宗甩了过去,吴世勋笑嘻嘻的接过飞来的不明物体,在翻看了几页后表情变的难以言喻。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案件了?他问道。朴灿烈将自己的梦向吴世勋讲述了一遍,正巧想起五年前的一桩未解之案,仔细想想和自己的梦还有些相像,所以决定把当年的案件查清。朴灿烈讲的正在兴头上,没有注意到一旁吴世勋渐渐变得苍白的脸。朴灿烈见吴世勋并不搭话,便自己陷入了沉思,那张代码,究竟代表什么呢。
    3.
    朴灿烈看着吴世勋懒懒的斜靠在沙发上等着自己做饭的样子就来气,一巴掌拍上去指挥着他去买菜,吴世勋满脸无赖样说什么都不肯去,两人石头剪刀布后,达成了共识,朴灿烈负责买菜而吴世勋负责切菜。买菜时,朴灿烈碰到了之前在警厅的方局,两人唠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后,朴灿烈突然想起警厅的原版卷宗也许会有被害人的具体资料,向方局表明了意图后,便和他一起回到了警厅。
    方局找到当年的卷宗递给了朴灿烈,看着他认真阅读卷宗的样子不禁有些感慨。当年这个案子还是我俩一起去办的,结果嫌疑犯太狡猾,估计是个犯案老手,竟找不到关于他行踪的线索……朴灿烈沉默着,将卷宗放在桌上,匆匆忙忙的告别方局赶回家中。被害人一栏的名字曾深深地刻在他的心口,边伯贤,是他的伯贤啊,他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人的离去给忘了呢。灿烈?灿烈!吴世勋焦急的声音回荡在耳畔,但朴灿烈却无力靠在门上久久不能回神。
    4.
    伯贤,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!对不起啊灿烈,我的工作还没做完。哦哦,那没事,我和世勋一起看好了。
    伯贤,明天的烟花会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!对不起啊灿烈,我的工作还没……知道了,没事,你忙。
    伯贤,我好想你。我也想你啊,灿烈,但我……嘟,嘟,嘟……朴灿烈挂掉电话,看着对面咖啡店相谈甚欢的二人,攥紧了手机。吴世勋坐在一旁,并不说话,指尖的烟明明灭灭。
    连续不断的低温天气让朴灿烈更加心烦意乱,透过车窗,他知道,要变天了。
    5.
    灿烈!生日快乐!朴灿烈在收到来自边伯贤的短信后,和吴世勋一起,奔赴他们约定的地方,边伯贤家的顶层的一间小阁楼。那是我们相识的地方,他喃喃道。朴灿烈来到阁楼前,打开门,边伯贤坐在一堆杂物的中央,很显然屋子是提前收拾好的,虽说没有井井有条,但可以说几乎一尘不染。听到声响,边伯贤欣喜的扭过头,吴世勋站在朴灿烈旁边轻轻推了他一下,朴灿烈走上前牵着边伯贤的手,从一张桌子下摸出了一把生锈的钥匙,伯贤,你还记得吗。他问道。边伯贤点了点头,当然,这是同样外面阳台的钥匙,阳台是我们两个人认识的地方。说完便从朴灿烈手中抢走了钥匙,打开了通往阳台的小门。
    后面发生的事情朴灿烈在印象中模糊不清,只记得在阳台,他向伯贤提出了分手,伯贤不愿相信,拉着他的衣角不让他离开,他挥开伯贤的手,伯贤却被一根铁杆绊倒,摔了下去。当时,他绝望的跪在了地上,吴世勋呆呆地站在屋中,在反应过来后迅速清理了他们产生的痕迹,拉着朴灿烈离开了现场。雪,愈下愈大。
    6.
    吴世勋听到开门声,急急忙忙迎了过去,朴灿烈推开他,跌跌撞撞走向沙发,世勋……你对我进行催眠了对不对……吴世勋不吭声,低着头玩弄着衣角。你想让我忘掉自己的罪行,忘掉伯贤,对吗。见他依然不说话,朴灿烈苦笑着,你真傻。吴世勋希望朴灿烈能够好好的,希望他能忘掉所有的不愉快,希望他能幸福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但我好像做错了,吴世勋心想,我害了他,害了伯贤哥,也许害了更多为此案操劳过的人。
    哥,对不起。
    朴灿烈闭着眼,他清楚自己丢了什么,不只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,不只是这段记忆,还有在梦中,同伯贤一起掉下楼的,他自以为值得大家相信并备受亲睐的人格。在他犯下错误后,消失殆尽。
    朴灿烈起身走到桌旁,一笔一笔书写出了他的罪恶,吴世勋同五年前一样,站在一旁看着一切,最后,他带着这封信,替朴灿烈投进了邮筒。
    7.
    早晨七点半,朴灿烈从床上起来,穿上了他最喜欢的那件衬衫。
    上午九点整,朴灿烈来到伯贤家,屋子一直被吴世勋管理着,没有损坏。
    上午九点二十,朴灿烈打开了边伯贤的电脑,通过桌面打开了一个程序。朴灿烈将从边伯贤身上找出的代码输入。
    上午十一点整,朴灿烈趴在桌前泣不成声,显示屏上,伯贤的笑颜是那样灿烂,伯贤说,灿烈,生日快乐。伯贤说,为了做这份礼物他如何如何向前辈请教。伯贤说,他为这份礼物准备了很长很长时间。伯贤在最后还说,灿烈,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。这是我们的约定。
    中午十二点十五分,朴灿烈走到阁楼前。
    中午十二点二十分,朴灿烈推开阁楼的门。满屋子的灰尘在见到阳光后变的洋洋洒洒。朴灿烈从桌上拿起一把生锈的钥匙,他的面前,是那扇通向阳台的小门。这是我们结束的地方啊,伯贤。
    凛冽的空气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。
    8.
    若时光倒流。廿载包胥承一诺,盼乌头马角终相救。